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
发布日期:2008-08-12 17:36  作者:洪爱敏  来源:安庆民进  浏览次数:
 

       ――追忆安庆民进老主委吴东之先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尊敬的老主委吴东之先生仙逝了,他率直的语言,朗朗的笑声,炯炯的目光,慈祥的神情,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。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,我心里默默地念着,想着――

我认识吴东之先生,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。其时,吴老(我们民进对他的统一尊称)已早过古稀之年,退去了所在单位安庆师范学院副院长的教学和行政职务,也退去了省民进主委和省政协副主席的政治职务,只挂着省民进名誉主委和省社联兼职主席的头衔,基本上是闲赋在安庆师院的家中,和也是师院退休教师、同为民进会员的夫人刘崇信女士一起,过着平静而安谧的生活,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“外界活动基本不参加,每天收看收听新闻节目、阅读书报和散步”,颐养天年。

我是在983月份,从市妇联调入市民进机关的。记不清是此后不久的某个时间,时任市民进主委的陈怀钰老师,带着我和机关的其他同志一起,去拜访吴老和刘老,我才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早就听同事们介绍过的、安庆民进的创始人之一、曾任市民进第一届、省民进第二、三届主委的老领导、老前辈。记得当时吴老对我这个新会员、新专干连说欢迎欢迎,嘘寒问暖,一再勉励,令我倍感亲切;听他和在座的各位谈国际国内时事趣闻、历史典故,纵横捭阖,信手拈来,令我由衷敬佩!怀着景仰之情,也带着一些好奇,我将由听闻资讯构筑起来的心目中那个人生历练丰富、政治智慧非凡、有气魄、有威严的老领导形象,和眼前这位精神矍铄、思维敏捷、热情开朗而又温和慈祥的老人形象,悄悄印证对比,合而为一,终于得出结论:这是一个可亲近、可尊敬的老人!

我的这个印象贯穿随后与吴老近十年的交往之中。每年的春节前后,既是例行公事,也是出自真情,我们机关干部都要随市委会领导――先是陈怀钰老师,后是丁大章主委一道,带着节日花篮、礼品,登门拜访吴老、刘老夫妇,送上全体安庆民进会员对老领导的敬意和问候,祝二老健康长寿!每当这个时候,吴老都是非常高兴,张罗着让家人拿出最好的糕点、水果招待我们,询问其他老会员近况,关心会务工作进展,谈论本市乃至省、国家发展情况,爱会爱国情重,信息含量丰富,令我们每次都有聆听教诲、增长见识之感,吴老的语言还风趣幽默,总是笑声朗朗,富有感染力,每次见面都让人觉得快乐、亲切!再是每年度相关的几次组织活动,一是吴老所在安师院支部,一是刘老所在的万年青支部一年一度的祝寿活动,还有就是市委会组织的全会性的大活动,吴老只要人在安庆,身体状况许可,他都会应邀出席,非常热诚。作为机关专干,我联系师院支部工作,也就有幸参加支部的几乎每一次会议,我感到只要有吴老在,会议的中心人物自然而然就是吴老,会议的话题之一就是吴老带给我们的各种时事见闻、政治议论,会场的气氛就是热烈、欢快,其乐融融!也有听说吴老曾经是何等的威严犀利,让人心生敬畏,但我眼中的吴老实在是和乐慈祥,与他面对面,我只有敬,还真是没有半点畏之感!

与吴老的单独接触不多,唯有的几次,都留下深刻的印象,现在则成了永久的回忆!

一次是99年秋。我应省委会《安徽民进》总编王爱萍女士之约,为吴老撰写一篇会刊人物专访。接受任务,我很高兴也很忐忑,怕自己的拙笔不能让主人公和总编双方满意,第一次采访中,嗫嚅着将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吴老。吴老哈哈一笑,说别担心,看看我给你的素材,相信你能行!说着,拿出厚厚一叠别人采写过他的材料和他自己的诗稿递给我――。结果,这篇发表于1999年《安徽民进》第三期上的专访《忆难忘岁月 述爱国情怀――访民进安徽省委名誉主委吴东之》的文稿,完成得格外顺利。在细细品赏吴老作于改革开放新时期的部分古体诗,进一步了解、感受吴老的同时,我仅仅只作了些材料剪贴补缀工作,还得到了吴老的充分肯定:“文字基本功不错,年轻人难得”,说得我既惭愧,又高兴,也很受鼓舞!摘录文中一段话:“改革开放20年来,吴老激情满怀。他的思想感情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变化而跌宕起伏。我们从他在此间的诗作中即能清晰可见,如对党的十一届三全运会的欢呼,对苏东事变的忧思,对社会主义建设辉煌成就的讴歌,对当今党风廉政建设的殷殷企盼。透过这一行行诗句,我们看到的是他丰富的内心世界,是学者的睿智眼光和宽广胸怀,更是诗作者对中国共产党、对祖国美好前途的无限向往与真切呼唤,表现了历经坎坷而矢志不渝的一代知识分子关心国家命运、唯图报效祖国的高尚情怀。”这也是我对吴老更深一点的认识!

还有一次是在2000年春。一日吴老电话到机关,说是有事请我前去商议。匆匆赶往,一问,才知缘由。原来也是民进会员的安师院中文系退休老教师吴振洪先生(20074月也离世了),一生雅好古体诗词创作,到晚年将自己得意之作600余首结集成《迎翠楼诗词》,即将付梓,请老领导作序,吴老欣然应允,也非常重视。请我去,是想让我帮忙搜集一些当今诗坛古体诗创作情况、一些主要的观点、流派等资料。蒙他老人家器重,我不敢懈怠,但惭愧的是,我虽忝为大学中文系毕业生,但对古体诗词连基本修养也谈不上,平日更少关注。于是网上、书刊尽力查找搜罗,摘摘抄抄,凑了几张纸,连自己都理不清头绪,约定时间到了,心下一横,送给吴老交差,等着挨批评。谁知吴老笑眯眯地接过去,连声称谢,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《迎翠楼诗词》出版了,吴振洪先生赠送了我一本。急忙翻开书页,《吴序》赫然前列,仔细拜读,才知自己的所谓资料压根不沾边,才知吴老古诗词方面的雅趣和修养,也才知吴老与吴振洪先生的诗友交谊、同志情深,以及对后辈浅学如我的宽容大度!

最为感动的一次是去年41日。此前一天,民进安庆市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圆满结束,我很荣幸地当选为本届市民进主委,和从外地赶来参会的我会三届老主委陈怀钰老师相约,我,还有新当选的姚明、潘连宇两位副主委,我们仨和陈老师一道,于次日一早,前往合肥登门拜望于06年夏搬往省城定居、患有癌症现正在治疗的老主委吴东之。我们的到来,令吴老、刘老夫妇非常高兴,吴老虽有病在身,却丝毫看不出病态,依然是笑容满面,依然是开朗健谈。我们一一向他汇报换届大会的盛况,介绍新的市委会班子成员,介绍中共安庆市委对我会换届工作的重视,介绍民进省委对我们新班子的支持和期待,吴老仔细听着,舒心地笑着,对我们的工作表示赞同,也对老师定居新地生活表示关切之意。当听到我担忧自己年轻识浅重任在肩恐不能胜任之类话语时,吴老还给我打气,鼓励我们要自信,班子团结一心,一定会干得很好!“我是你们坚强的后盾” ――87岁高龄的吴老说出的这句话,令我和在座的几位心头一热。

因了这次难得的聚会,我们和吴老夫妇一一合影留念,同时也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吴老的新居。最难忘的是在二楼吴老的书房兼卧室,吴老把我叫住,颤巍巍的手打开书桌抽屉,拿出一叠发黄的信件递给我看,介绍说那是他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下放枞阳农村中学时期,孤灯夜战,学习英文版《毛泽东选集》时,与当时的中共中央编译局往来的多封信函,信中对书中不少翻译错误提出中肯的修改意见,后得以采纳;又指着书橱内几个不同版本的《中国外交史》让我翻看,我知道那是由他主编的、多次获国家和有关部委优秀成果奖的一部著作,还有一本《宋家王朝》,也是吴老参加翻译并任校译的一部名作。吴老的这些成果,我早已耳闻,今天才是亲眼一见。我理解老人将其展示与我,是对自己人生没有虚度的一份自豪和欣慰,也是对我要有所作为无愧于安庆民进的一种期待和鼓励,我将时时谨记,不断以此鞭策自己。

那以后再见吴老,是他病情不断恶化情况下,五月份的省换届大会上,八月份省常委会、九月份社院学习期间,看得出吴老虽体力、精力每况愈下,但对我们的拜望,还是满心欢喜,强撑着与我们说话。不忍过多消耗他的体力,我们总是稍坐片刻即告辞。

10月,听说吴老病危,镇江的陈怀钰老师十分牵挂,约我一同前去看望。104日,我们在省立医院最后一次与吴老会面。病重的吴老十分衰弱,佝偻着躺在床上已经不能动弹,见到我们眼里露出欣喜。病痛让老人说话十分费力,但生的欲望依然强烈,他说自己用赵朴初先生的“生固欣然,死亦无憾;花落还开,水流不断”安慰自己,他又说希望这次能度过难关,争取活到明年“米”寿――。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、听着,心生感慨:生与死,人类永恒的命题,每个生命都要面对的选择!实际上也别无选择,每一个普通的人都难以超脱对生的眷念,豁朗睿智如吴老也概莫能外,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本真意义!我为老人家祈祷。――然而,仅仅22天后,接到讣讯!

想到吴老,就想到他率直的语言,朗朗的笑声,炯炯的目光,慈祥的神情,栩栩如在目前----,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!我心里默默地念着,想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8 313日夜